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德的博客

财富之道,经世济民。

 
 
 

日志

 
 

破解股市危局乃金融改革当务之急  

2007-03-11 07:3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解股市危局乃金融改革当务之急
2005.01.24 07:50
 
   资本市场是金融市场重要组成部分,要破解资本市场目前的危局,市场普遍的共识是,股权分置问题应尽早推进解决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吴德铨  陈为
 
  用“哀鸿遍野”来总结股市刚刚过去的一年一点也不过分,酷似猛龙潜水的全年K线图昭示2004年股市市值蒸发的惨烈,100天内沪指三次跌破1300点更创造了证券市场下跌冲动的历史纪录。2005年,股市在失望中尴尬启程:第一个交易日惨绿收盘;非流通股转让新规遭到一片质疑;暂停近五个月的IPO在沪指1245点时宣布恢复,询价制走出的第一步吉凶未卜。在1月15日的第九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一句“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股市?”引起业界悲情共鸣。

  2004年下半年以来,金融危机一词越来越频繁地被提及。连续近四年的熊市使资本市场面临边缘化,直接融资相对于间接融资的比例从2000年的12%下降到2004年不到4%的水平。这将导致经济和金融风险进一步向商业银行体系积累,由此带来的潜在危险是宏观经济承受外部冲击的能力下降。

  但从证券市场建设之初的定位以及如今的发展状况看,对金融体系结构的安排缺乏前瞻性和有效规划。近年来,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被放在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位置,力图通过发展资本市场有效化解银行体系的风险。但在证券市场逐渐边缘化的窘境下,作为金融改革核心议题的国有商业银行改制上市,却在金融开放倒计时的嘀哒声中步履维艰。

  低迷的股市因此被顺理成章地提高到威胁国家金融安全和经济利益的高度,破解当前证券市场的危险局面应当成为推进金融改革的当务之急。与会专家普遍认为,股权分置问题已经成为吸收资本市场成长能量的“黑洞”,在落实“国九条”的过程中要分清轻重缓急,任何改革措施都不能成为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新障碍。

  金融目标模式之辩

  现代金融体系的核心是银行还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到底有多重要?

  “从现状来说,中国目前的金融体系显然是以银行为主导的。”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总经理贝多广表示,中国银行的存贷款将近20万亿元,但股票流通市值仅一万多亿元。从功能看,银行起着筹集资金、分配资源的主要功能,银行资产的好坏、不良资产的高低,能切实反映国民经济健康与否,是真正的国民经济晴雨表,未来10 年内,银行主导的地位不会改变。

  与贝多广的看法不同,纽约证券交易所国际董事兼中国首席代表张磊认为,银行主导型金融体系可以发展得很快,但并不等于可持续发展,原因是不能终极解决内部人控制问题,而置于资本市场的平台上实现“真正的监管”就能解决。

  南开大学虚拟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刘骏民教授认为,还应从国际大环境来考虑资本市场的发展问题。从提高系统性的抗风险能力角度看,资本市场为主的金融体制要强于银行业为主的体制。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认为,金融发展到今天,除了资源配置、促进经济增长的功能外,还必须承担两个功能:分散经济增长所遗留的风险,平滑经济波动;让全社会的投资者、居民分享经济增长的财富效应,这是金融必须提供的一种积累。“市场主导型金融体系才能完成这样的使命,从这个角度看,资本市场就显得非常重要。市场主导型金融体系所说的市场主要是指资本市场,全社会金融活动必须建立在资本市场的平台上来展开。”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李青原女士表示,中国金融体系的目标模式肯定是这两个市场要同步发展,而不是哪个为主。金融体系这两部分形成的合力,是支撑一个经济稳定发展和有竞争力的关键所在。

  资本市场再认识

  毫无疑问,相对于间接融资市场,作为金融体系的另一条腿,资本市场的发展已经严重滞后。那么,为什么十年过去了,资本市场的状况仍然这么糟糕?与会专家认为,应该对资本市场进行再认识。

  “国务院九条意见的出台,实际上是对经历了十余年发展的资本市场,在体制上脱胎换骨的一个思路性指导。”李青原说。

  李青原表示,“国九条”实际上提出了资本市场的科学发展观,经济的科学发展观要求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人、社会、自然三者要协调。那么资本市场要协调什么?“我觉得主要是协调三部分人:第一是资本市场投资价值的创造者——上市公司,第二是资本市场投资价值的发现者——证券公司;第三是资本市场投资价值实现的支持者——投资人。这三部分人都必须能够在资本市场的运行过程中得到与风险相适应的回报,资本市场才能正常运行、持续发展。”

  李青原说,“国九条”已经明确清理过去一些错误思路,如重筹资轻改制、重上市轻回报,持续将近四年的低迷已经说明原来的思路没法继续,“国九条”出台之后,投资者是充满希望的,上证指数从1300 点上升到 1700多点。但是“国九条”快一周年了,市场再度低迷,发生了什么事情?“国九条”是思路性、纲领性、开放性的文件,落实“国九条”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是要对这一系列的重要任务作出顺序的排列,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先落实哪些事情是事倍功半或者事半功倍,哪些事情先做会为后头的任务设置障碍或者提供前提条件。到目前为止,市场的反应说明在这方面有很多改进的空间。

  吴晓求说,证券市场有与生俱来的缺陷,最严重的是设计上的缺陷,维护成本、改造成本非常巨大。C股市场的形成可以改进非流通股的流动过程、透明度、定价机制和结算方式,同时也使非流通股特别是国有股有一个退出机制,但是C股市场会为未来解决股权分置这个制度“黑洞”带来更大的法律障碍,它不能消除股权分置带来的结构性矛盾,只会加剧这个矛盾。从这个角度看,C股市场是不能设立的,为非流通股提供一个半流通的渠道的思路是完全错误的。

  从资本市场产品结构的角度,湘财证券董事长陈学荣认为,在中国目前的交易所市场上,证券市场主流产品仍然只有公司股权,而公司股权占大部分的又是国有股权,于是一个充分自由交易的资本市场不得不受制于股权主导者的话语权。C股市场的降生使本已十分复杂的股权结构更加复杂,沉重打击了为中国资本市场早期改革和发展做出巨大牺牲的流通股股东的补偿预期,挫伤了投资者信心。同时,股权市场的分割日益加剧,股权和债权市场的分割则更为严重。1999年债券交易总额在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尚且能平分秋色,时至今日,银行间市场几乎垄断了全部债券交易。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女士表示,作为金融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的资本市场,在其快速发展过程中存在着自身发展不平衡、债券市场发展相对滞后等问题,导致其有效配置资源的功能无法充分发挥。如何稳步发展债券市场,优化金融资产结构,推进金融市场的整体发展,成为当前面临的重要课题。

  股市困局如何破解

  “政策支持空前的多,股市流的血也空前的多。”湘财证券战略创新委员会主席施光耀用两个“空前”来形容2004 年股市的另类尴尬。

  证券市场何以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2001年银广夏开始,上市公司不可靠了;去年年初南方证券被托管,让我们觉得中介机构不可靠了;基金尽管跑赢大市,但同质化、净值缩水以及随时面临的赎回压力,让我们觉得基金不可靠了;王小石事件一出现,让我们觉得监管部门的一些人也不可靠了。”《证券市场周刊》主编方泉表示,这几年股市一步步走到这样,症结在指导思想错误,“给扣一帽子就是,没有与时俱进地彻底地具体地落实‘三个代表’的光辉思想,‘三个代表’在股市的表现应当是投资者利益最大化,而不是筹资者利益最大化”。

  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认为,“国九条”推出以后,管理层出台的很多政策都不符合“国九条”的精神,方向走偏,逻辑出错。这些政策的效应之所以南辕北辙,根源仍在于股权分裂,这是股市困局最重要的制度根源。在股权分裂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股市将很难摆脱进退维谷的境地。

  对于最近被市场广泛质疑的非流通股转让新规,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李青原女士从一个研究人员的角度认为,非流通股转让新规的实际效果、市场的反应已经表明是非常消极的,说明它对解决股权分置问题有很多消极影响,应该引起决策者高度重视,并且应该尽快对市场做出反应,站在对市场负责的角度做出解释。

  股市低迷,证券市场功能紊乱,各方越来越迫切地希望根本制度的改革,市场普遍的共识是,股权分置问题应尽早推进解决。

  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认为,“根据现在中国 2005年政治、经济、金融以及股市本身的形势,证券市场有可能出现一个大的变革,今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华生表示,股权分置问题的解决,政策制定者承担主要责任,但是理论界也是有责任的,认识到这个问题是一方面,拿出正确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是另外一个方面,这是对理论界智慧的考验。现在是不是要跳出流通股和非流通股讨价还价的思维定势来探讨解决方案?这是理论界能做的事情。

  对于市场存在的问题,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方星海认为,资本市场边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存在资本市场“外包”现象,由于制度缺陷,相当多的民营企业、好的国有企业到境外去上市。如此下去,发展资本市场的很多主动性有可能丧失,会对国家整个经济、金融安全产生很大损害。

  如何破解资本市场危局?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歧认为,首先要尽快完成股市功能定位的转换,把融资功能、投机功能的股市变为投资功能的股市;第二,股权分置问题必须尽早解决;第三,进一步创新发行和交易制度。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认为,证券市场真正治本的思路还要考虑到市场的基石,即上市公司的业绩,把上市公司从蒸发股民财产的“黑洞”变为创造投资者利润的源泉。

  站在一线监管者的角度,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局长张新文表示,今后一段时间仍要完善股市的基本法律制度,目前资本市场的法律方面还有相当多的缺陷、缺位。比如说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募集资金问题,监管者的监管力度、控制力以及处罚力,都因为缺乏法律依据而无法实现。

  考虑到解决证券市场制度设计缺陷问题的难度,施光耀进一步提出,当前要真正找到资本市场的出路,就要站在政治的高度来认识资本市场的作用,要用政治的手段来解决市场面临的问题,要用政治的思维、政治的智慧来治理这个市场。“资本市场要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急需政治家。”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